欢乐生肖

  • <acronym id="tqmzs"></acronym>
    <output id="tqmzs"><form id="tqmzs"></form></output>
    1. <acronym id="tqmzs"></acronym>

      <var id="tqmzs"></var>

    2. <acronym id="tqmzs"></acronym>
    3. <output id="tqmzs"><legend id="tqmzs"></legend></output>

      1. <code id="tqmzs"></code>
      2. <acronym id="tqmzs"></acronym>

        <var id="tqmzs"><ol id="tqmzs"><big id="tqmzs"></big></ol></var>

        <acronym id="tqmzs"><legend id="tqmzs"><blockquote id="tqmzs"></blockquote></legend></acronym>

      3. 歡迎書友訪問快快讀書網
        首頁天價寵兒:總裁的新妻 第三部:全新的篇章_第2295章 這是個好辦法

        第三部:全新的篇章_第2295章 這是個好辦法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失望地搖搖頭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    水印廣告測試

            “還沒出來,估計現有證據還不足夠證明他的清白!

            方婉萱拉著嚴小卉坐在沙發上,幫嚴小卉掛好外套和背包,又幫嚴小卉拿了一雙松軟拖鞋,倒了一杯熱水,還端來一碟水果拼盤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也別太擔心了!清者自清,我相信周少很快就會沒事的!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擦了擦眼角的潮濕,“這是殺人!萬一……萬一證據對他不利,是不是他就是殺人犯,會坐牢甚至被判死刑?”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越想越害怕,抱住自己,蜷縮在沙發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做記者這些年,看過很多冤案屈判的案例,也走訪過很多因為證據不足而導致的悲劇!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真的好擔心,他也會是……也會是其中之一!

            “小卉,你放心吧!他不會的!他可是周家的大少爺,周家的人不會讓他蒙受不白之冤!

            “況且……”方婉萱看了看嚴小卉的臉色,聲音很低很低地喃語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況且杜蘇之前是周少小舅子,多少也有幾分情義在,不會見死不救!

            提到杜蘇,嚴小卉冷笑一聲,“他?我看他巴不得落井下石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和他說,最近幾天煜城都在杜家門外等珍妮,根本不可能出現在王琳家小區附近。他居然警告我,不許作偽證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是沒有親眼看到煜城在杜家門外等珍妮,但是我們每天都保持聯絡,我還鼓勵他堅持下去,珍妮一定會被他打動!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現在想想自己好傻,他們的感情問題,我跟著攙和什么!他們想分手就分手好了!礙著我什么事了!搞得我現在里外不是人!”

            方婉萱輕輕摟住嚴小卉的肩膀,柔聲細語勸她,“你別多想,現在當務之急是想辦法,找到對周少有利的證據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有用到我的地方,我也可以幫你作證,你確實有和周少通電話,王琳出事的晚上,你還鼓勵周少繼續死守在杜家樓下!

            “婉萱,我不能連累你!你現在也在避難,怎么能去警察局作證!但有你支持我,我心里好過多了!眹佬』芪宋亲,擦掉眼角的淚珠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現在就是擔心,杜家公報私仇,故意誣陷煜城!眹佬』苷f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不會吧?”方婉萱倒抽冷氣,想了想驚駭道,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周少就危險了!杜蘇故意銷毀對周少有利的證據,那么周少就很難洗清嫌疑了!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想到這里,也很擔心害怕,臉色都白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怎么辦?”

            方婉萱一臉為難,理著長發遮住帶著傷疤的側臉,“我也不知道!小卉,你快想想辦法,看看有沒有什么對周少有利的線索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現在……我現在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敲著頭,腦子里好像一團漿糊,越想找到線索,就越亂。

            方婉萱不住安慰她,讓她不要太過著急,思緒會亂。

            可嚴小卉想了半天,也沒想到什么辦法。

            方婉萱忽然眼前一亮,給了嚴小卉一個非常中肯的建議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小卉,你怎么忘了你自己的優勢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優勢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記者!你只要從你們報社,拿到跟蹤這起案子的跟蹤報導任務,你就有權參與到這樁案子中了!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也可以監督杜蘇,不讓他徇私枉法!但凡發現他有這個苗頭,你就可以收集證據,發文章討伐抨擊他!看他警察還做不做的下去!也讓所有人都知道,杜家的真實嘴臉,看誰還敢徇私舞弊!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的眼底瞬時亮起兩道光束,“婉萱,這真的是個好辦法!我現在就聯系總編!”

            (本章完)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失望地搖搖頭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還沒出來,估計現有證據還不足夠證明他的清白!

            方婉萱拉著嚴小卉坐在沙發上,幫嚴小卉掛好外套和背包,又幫嚴小卉拿了一雙松軟拖鞋,倒了一杯熱水,還端來一碟水果拼盤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也別太擔心了!清者自清,我相信周少很快就會沒事的!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擦了擦眼角的潮濕,“這是殺人!萬一……萬一證據對他不利,是不是他就是殺人犯,會坐牢甚至被判死刑?”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越想越害怕,抱住自己,蜷縮在沙發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做記者這些年,看過很多冤案屈判的案例,也走訪過很多因為證據不足而導致的悲劇!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真的好擔心,他也會是……也會是其中之一!

            “小卉,你放心吧!他不會的!他可是周家的大少爺,周家的人不會讓他蒙受不白之冤!

            “況且……”方婉萱看了看嚴小卉的臉色,聲音很低很低地喃語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況且杜蘇之前是周少小舅子,多少也有幾分情義在,不會見死不救!

            提到杜蘇,嚴小卉冷笑一聲,“他?我看他巴不得落井下石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和他說,最近幾天煜城都在杜家門外等珍妮,根本不可能出現在王琳家小區附近。他居然警告我,不許作偽證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是沒有親眼看到煜城在杜家門外等珍妮,但是我們每天都保持聯絡,我還鼓勵他堅持下去,珍妮一定會被他打動!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現在想想自己好傻,他們的感情問題,我跟著攙和什么!他們想分手就分手好了!礙著我什么事了!搞得我現在里外不是人!”

            方婉萱輕輕摟住嚴小卉的肩膀,柔聲細語勸她,“你別多想,現在當務之急是想辦法,找到對周少有利的證據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有用到我的地方,我也可以幫你作證,你確實有和周少通電話,王琳出事的晚上,你還鼓勵周少繼續死守在杜家樓下!

            “婉萱,我不能連累你!你現在也在避難,怎么能去警察局作證!但有你支持我,我心里好過多了!眹佬』芪宋亲,擦掉眼角的淚珠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現在就是擔心,杜家公報私仇,故意誣陷煜城!眹佬』苷f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不會吧?”方婉萱倒抽冷氣,想了想驚駭道,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周少就危險了!杜蘇故意銷毀對周少有利的證據,那么周少就很難洗清嫌疑了!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想到這里,也很擔心害怕,臉色都白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怎么辦?”

            方婉萱一臉為難,理著長發遮住帶著傷疤的側臉,“我也不知道!小卉,你快想想辦法,看看有沒有什么對周少有利的線索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現在……我現在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敲著頭,腦子里好像一團漿糊,越想找到線索,就越亂。

            方婉萱不住安慰她,讓她不要太過著急,思緒會亂。

            可嚴小卉想了半天,也沒想到什么辦法。

            方婉萱忽然眼前一亮,給了嚴小卉一個非常中肯的建議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小卉,你怎么忘了你自己的優勢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優勢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記者!你只要從你們報社,拿到跟蹤這起案子的跟蹤報導任務,你就有權參與到這樁案子中了!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也可以監督杜蘇,不讓他徇私枉法!但凡發現他有這個苗頭,你就可以收集證據,發文章討伐抨擊他!看他警察還做不做的下去!也讓所有人都知道,杜家的真實嘴臉,看誰還敢徇私舞弊!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的眼底瞬時亮起兩道光束,“婉萱,這真的是個好辦法!我現在就聯系總編!”

            (本章完)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失望地搖搖頭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還沒出來,估計現有證據還不足夠證明他的清白!

            方婉萱拉著嚴小卉坐在沙發上,幫嚴小卉掛好外套和背包,又幫嚴小卉拿了一雙松軟拖鞋,倒了一杯熱水,還端來一碟水果拼盤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也別太擔心了!清者自清,我相信周少很快就會沒事的!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擦了擦眼角的潮濕,“這是殺人!萬一……萬一證據對他不利,是不是他就是殺人犯,會坐牢甚至被判死刑?”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越想越害怕,抱住自己,蜷縮在沙發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做記者這些年,看過很多冤案屈判的案例,也走訪過很多因為證據不足而導致的悲劇!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真的好擔心,他也會是……也會是其中之一!

            “小卉,你放心吧!他不會的!他可是周家的大少爺,周家的人不會讓他蒙受不白之冤!

            “況且……”方婉萱看了看嚴小卉的臉色,聲音很低很低地喃語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況且杜蘇之前是周少小舅子,多少也有幾分情義在,不會見死不救!

            提到杜蘇,嚴小卉冷笑一聲,“他?我看他巴不得落井下石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和他說,最近幾天煜城都在杜家門外等珍妮,根本不可能出現在王琳家小區附近。他居然警告我,不許作偽證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是沒有親眼看到煜城在杜家門外等珍妮,但是我們每天都保持聯絡,我還鼓勵他堅持下去,珍妮一定會被他打動!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現在想想自己好傻,他們的感情問題,我跟著攙和什么!他們想分手就分手好了!礙著我什么事了!搞得我現在里外不是人!”

            方婉萱輕輕摟住嚴小卉的肩膀,柔聲細語勸她,“你別多想,現在當務之急是想辦法,找到對周少有利的證據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有用到我的地方,我也可以幫你作證,你確實有和周少通電話,王琳出事的晚上,你還鼓勵周少繼續死守在杜家樓下!

            “婉萱,我不能連累你!你現在也在避難,怎么能去警察局作證!但有你支持我,我心里好過多了!眹佬』芪宋亲,擦掉眼角的淚珠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現在就是擔心,杜家公報私仇,故意誣陷煜城!眹佬』苷f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不會吧?”方婉萱倒抽冷氣,想了想驚駭道,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周少就危險了!杜蘇故意銷毀對周少有利的證據,那么周少就很難洗清嫌疑了!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想到這里,也很擔心害怕,臉色都白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怎么辦?”

            方婉萱一臉為難,理著長發遮住帶著傷疤的側臉,“我也不知道!小卉,你快想想辦法,看看有沒有什么對周少有利的線索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現在……我現在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敲著頭,腦子里好像一團漿糊,越想找到線索,就越亂。

            方婉萱不住安慰她,讓她不要太過著急,思緒會亂。

            可嚴小卉想了半天,也沒想到什么辦法。

            方婉萱忽然眼前一亮,給了嚴小卉一個非常中肯的建議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小卉,你怎么忘了你自己的優勢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優勢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記者!你只要從你們報社,拿到跟蹤這起案子的跟蹤報導任務,你就有權參與到這樁案子中了!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也可以監督杜蘇,不讓他徇私枉法!但凡發現他有這個苗頭,你就可以收集證據,發文章討伐抨擊他!看他警察還做不做的下去!也讓所有人都知道,杜家的真實嘴臉,看誰還敢徇私舞弊!

            嚴小卉的眼底瞬時亮起兩道光束,“婉萱,這真的是個好辦法!我現在就聯系總編!”

            (本章完)

            (快 快 讀 書 網W Ww.K kDsHu.C oM最新更新天價寵兒:總裁的新妻小說,收藏本站在線閱讀。


        同類推薦:總裁的新妻 山野修士 廚神奶爸 我的體內有無數張嘴 被吃之前我有話要說 天價寵兒:總裁的新妻 逆天醫妃:邪王寵上天 趟過職場這條河 寶貝太惹火:夜少,寵上天 我從無限世界歸來 東丘

        惠阳| 牙克石| 华县| 伊通| 新津| 青河| 普洱| 古县| 仪征| 洞口| 海丰| 青龙山| 青州| 吴桥| 维西| 九仙山| 吉木萨尔| 泰来| 石阡| 巴楚| 哈尔滨| 台州| 涞源| 民和| 清兰| 鄂伦春旗| 繁昌| 呼中| 头道湖| 顺平| 宁强| 阿巴嘎旗| 周至| 泾阳| 高力板| 普格| 新昌| 东光| 木里| 藁城| 彭泽| 同江| 辛集| 乌恰| 定远| 霍邱| 吉水| 浦江| 通州| 改则| 加查| 天池| 新邵| 礼泉| 彭州| 容城| 潜江| 高要|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| 中江| 改则| 桐乡| 咸丰| 全椒| 三门峡| 子洲| 普兰店| 德庆| 上高| 寿阳| 硇洲| 宁阳| 勐海| 山阴| 温岭| 陆丰| 高碑店| 吴忠| 潜江| 淇县| 新密| 古浪| 眉县| 呼兰| 宁洱| 咸丰| 万荣| 巧家| 永靖| 西林| 茌平| 绵阳| 汪清| 四子王旗| 开平| 珊瑚岛| 梅州| 忠县| 奉贤| 仪陇| 波阳| 诺木洪| 雅江| 杭州| 朱日和| 贡嘎| 孟连| 太原南郊| 奈曼旗| 临朐| 洪家| 理县| 新丰| 阿坝| 普宁| 岑巩| 南平| 西华| 吴堡| 南川| 萍乡| 安阳| 明水| 灵武| 英德| 胶州| 泗县| 红原| 钦州| 伊春| 铁力| 甘南| 翁牛特旗| 项城| 塔城| 枣庄| 巴仑台| 勐腊| 兴仁| 卓尼| 临潼| 双江| 麦积| 察哈尔右翼后旗| 乌当| 喀左| 宜君| 郧西| 祥云| 岚县| 长岛| 曲沃| 张家口| 丰城| 襄城| 惠农| 泽库| 塘沽| 淮安| 合川| 久治| 太华山| 维西| 永济| 原阳| 奉化| 仁化| 古蔺| 湘乡| 越西| 屯溪| 卢氏| 汤阴| 额济纳旗| 隆化| 五华| 温宿| 东莞| 拉萨| 禄丰| 兴平| 周口| 昭平| 察哈尔右翼后旗| 西平| 建宁| 华容| 宜丰| 泉州| 慈利| 大冶| 昌邑| 阜新| 天全| 塔什库尔干| 永署礁| 和林格尔| 儋州| 涉县| 西吉| 浪卡子| 乐业| 龙陵| 道真| 浦江| 霍林郭勒| 丰南| 铜锣湾| 沽源| 漾鼻| 景泰| 石渠| 阿合奇| 乌苏| 望谟| 南川| 新民| 胡尔勒| 玉山| 綦江| 双鸭山| 通许| 石炭井| 紫云| 修武| 伊克乌素| 营口| 上饶| 故城| 高邮| 富民| 昌图| 高陵| 商水| 茶陵| 冷水滩| 改则| 阳信| 唐县| 梨树| 施秉| 洛宁| 吉兰太| 清河| 盈江| 孝感| 东吉屿| 嘉鱼| 弥渡| 岗子| 清河| 炮台| 黄南| 特克斯| 金溪| 东海| 济阳| 赤城| 巴塘| 铁卜加寺| 大武口| 米林| 畹町镇| 双柏| 木垒| 东乡| 荔浦| 扎鲁特旗| 高州| 杜蒙| 五营| 呼兰| 图们| 延吉| 紫金| 枝江| 洛宁| 香河| 武宣| 西峡| 东港| 呼图壁| 中阳| 怀化| 伊通| 榆社| 昌吉| 无锡| 丹江口| 铜梁| 白山| 万盛| 平南| 萍乡| 阿瓦提| 新蔡| 翼城| 炉山| 大城| 崇义| 古县| 黄梅| 陇川| 南宫| 泽普| 潢川| 新蔡| 杭州| 大余| 孝感| 错那| 户县| 穆棱| 会昌| 尼木| 宽甸| 宁乡| 铜川| 高安| 蠡县| 南溪| 峨边| 通榆| 聊城| 南通| 顺昌| 福州| 泉州| 磐安| 大通| 略阳| 巴盟农试站| 益阳| 松滋| 华阴| 理县| 龙口| 仁寿| 三原| 公安| 武宣| 科尔沁左翼中旗| 博兴| 九华山| 普兰店| 滕州| 班戈| 泰山| 潼关| 行唐| 依安| 定南| 烟台| 屏边| 高淳| 忻城| 永昌| 陆川| 齐河| 昆山| 石阡| 陆川| 武隆| 大庆| 伊和郭勒| 唐河| 三峡| 阿里| 香河| 江津| 平坝| 白杨沟| 昌黎| 砚山| 兖州| 厦门| 静海| 扶沟| 息烽| 宾阳| 苏尼特右旗| 富源| 拐子湖| 泽普| 惠民| 乐陵| 巴林右旗| 南郑| 达拉特旗| 磁县| 信宜| 改则| 长白| 淮阳| 万州天城| 东山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峨山| 洱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