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乐生肖

  • <acronym id="tqmzs"></acronym>
    <output id="tqmzs"><form id="tqmzs"></form></output>
    1. <acronym id="tqmzs"></acronym>

      <var id="tqmzs"></var>

    2. <acronym id="tqmzs"></acronym>
    3. <output id="tqmzs"><legend id="tqmzs"></legend></output>

      1. <code id="tqmzs"></code>
      2. <acronym id="tqmzs"></acronym>

        <var id="tqmzs"><ol id="tqmzs"><big id="tqmzs"></big></ol></var>

        <acronym id="tqmzs"><legend id="tqmzs"><blockquote id="tqmzs"></blockquote></legend></acronym>

      3. 歡迎書友訪問快快讀書網
        首頁凌天戰尊 第4017章 我的時間也不多了

        第4017章 我的時間也不多了

            此時此刻的甄平凡,卻又是并沒有發現,在段凌天聽到他描述至強神府的時候,目光深處便閃過了濃濃的向往之色。

            意志沖擊?

            他的身上,同樣背負血仇,他的一些朋友,都因為那神遺之地云家的云青巖而殞落,他遲早要找云青巖清算。

            另外,和妻子可兒團聚,一直以來都是鞭策他不斷前進的動力。

            他的此番意志之堅定,常人難以想象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至強神府里面的意志考驗,對我來說,不算難事!

            段凌天對自己非常自信。

            所以,在甄平凡以為他會婉拒的時候,段凌天卻是一口答應了下來,“甄長老,你轉告葉長老,我對至強神府有興趣!

            “若有機會進去,我不會錯過!”

            段凌天面色認真的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而甄平凡的臉色,則在段凌天這話落下的瞬間凝固,片刻才緩和過來,苦笑說道:“段凌天,我剛才不都勸了你了?沒必要急在一時!

            “以你的天賦和悟性,就算能活著從至強神府里面走出來,也就在短時間內提升一些……而只要多花一些時間,同樣能得到那些提升!

            “至強神府里面的意志考驗,比你想象中更加兇險!

            “要不然,那袁漢晉,也不至于先后殞落了多個門下弟子……直到楊千夜背負血仇進入至強神府,他才算有了一個活著從里面出來的弟子!

            甄平凡還想勸段凌天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甄長老!

            段凌天雙眸微微一凝,“到目前為止,至強神府都是葉長老猜測的吧?他有幾成把握,那平生一脈的袁漢晉長老掌握了至強神府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九成以上!”

            甄平凡篤定道:“除此之外,很難想出合理的結識!

            “明白了!

            段凌天點頭的同時,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,想到了楊千夜父親藍青之死的蹊蹺,臉色陡然一凝。

            下一瞬,他看向甄平凡,低聲道:“甄長老,你說……有沒有人,為了自己的執念,能親手殺死門下弟子的生父?”

            昔日,段凌天便曾經聽說過,有一些人為了門下弟子成才,了無牽掛,或者為了將門下弟子留在宗門之中,不讓對方回去振興家族,從而親自出手,將門下弟子的家族抹去,讓門下弟子了無牽掛留在宗門之中為宗門效力。

            后者,發生的比較多,他也聽說過幾次。

            前者,雖說暫時沒聽說過,但卻也不是沒有可能。

            而聽到段凌天這話,甄平凡先是一怔,隨即深深看了他一眼,“段凌天,有些東西,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……說出來,就要承擔將事情說出來的代價!

            “你這話,我當作沒聽到!

            “最后……我只能說,不是沒有可能!

            聽到甄平凡前面的話的時候,段凌天的臉色還有些凝重,而甄平凡最后一句話一出,他凝重的臉色,頓時垮了下來。

            這甄長老,簡直比女人還善變!

            就一兩句話的功夫,完全變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宗門不管?”

            段凌天微微皺眉問道,如果事情跟他猜測的一樣,那這件事情,純陽宗不該管嗎?

            要不然,為人師表,為了讓門人弟子成才,滿足自己的執念,難道就可以禍害門人弟子的家人?

            “證據!

            甄平凡淡淡說道:“想要宗門管,首先要有證據,而且是確鑿的證據!

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只是猜測,以及一些什么在不在場的證明,不足以定奪一個玉虛長老的這等罪名!”

            袁漢晉,雖不是神帝,但卻也是上位神皇中的佼佼者,在純陽宗內是地位僅次于靜虛長老之下的玉虛長老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而且,別忘了……平生一脈老祖,袁平生!

            甄平凡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段凌天聞言,鄭重點頭,他自然知道袁平生,那不只是平生一脈老祖,更是平生一脈僅有的一位神帝強者,而且是中位神帝!

            一位在純陽宗內,地位等同于眼前這位甄長老的父親的存在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所以,這事,你自己有猜測沒什么……但,千萬不要亂傳。一旦消息傳開了,查到你的頭上,如果你沒確鑿的證據,那便是污蔑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在純陽宗,污蔑一個玉虛長老,是重罪!

            甄平凡提醒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明白!

            段凌天點頭,同時也覺得有種莫名的壓抑,雖然事情不是發生在自己的身上,但這種畸形的為人師表,還是讓他無比厭惡。

            當然,之所以會想到這上面去,還是因為他知道楊千夜的事情,且和天龍宗宗主龍擎沖認識。

            龍擎沖,沒動機殺楊千夜的父親。

            而且,人家也說了,楊千夜要是想求證,可以去天龍宗,他會當著楊千夜的面展示自己現下出手手段的不同。

            都說這份上,龍擎沖基本也就沒什么嫌疑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”話題有些岔遠了!

            甄平凡沒好氣的瞪了段凌天一眼,又道:“剛才,我們是在說你進至強神府的問題!

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建議你進!

            甄平凡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甄長老放心,我有把握!

            段凌天微笑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每一個進去的人,對自己都有把握……但,又有幾個人能活著出來?”

            甄平凡搖頭,“不要太天真!

            “有些人,愿意進去拼,是因為他們如果不拼,可能下一次天劫就要重傷或身死!

            “在這種絕境之下,拼一把不是壞事!

            “可你……沒有拿自己生命去冒險的必要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,現在還不到三千歲,有的是時間!

            聽到甄平凡最后一句話,段凌天心中苦澀……

            他,有的是時間?

            “甄長老,有些事情,說來話長……但,對我來說,我的時間也不夠!

            段凌天嘆息說道:“所以,至強神府,只要有機會進,我一定會進!”

            說這話的時候,段凌天和甄平凡對視,目光之堅定,讓甄平凡也忍不住搖頭嘆氣,“我明白了!

            “我這就轉告葉師叔!

            甄平凡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段凌天點頭,“甄長老,我知道你是不希望我去冒險,擔心我折在里面……但,我想告訴你的是,我能在那么短的時間內有今日,靠的也是意志!

            “一些事情,一些人,在無形間鞭策我不得不前進!

            “要是給我兩個選擇……一個,是在一日之間步入神尊之境,但有一半可能會死。而另一個選擇,則是安于現狀!

            “我,會選擇前一個!

            段凌天壓著聲音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哪怕是現在,他進境不算慢,但對于自己是否能在三百年內步入神尊之境,仍然是不抱太大希望。

            而如果不能成就神尊,他的存在,對神遺之地的那兩個神尊級家族而言,卻又是完全不值一提!

            神遺之地,兩大神尊級家族。

            夏家,云家。

            都是鞭策他的動力。

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    甄平凡很快便離開了,他來找段凌天的目的已經達到。

            雖然,難以想象是什么東西鞭策段凌天前進,更不惜冒險進至強神府……

            而且,按照段凌天的話來說,哪怕有一半日成神尊的希望,如果不成便是死,這種機會他也不會錯過?

            “每個人,都有自己的故事……看來,段凌天能走到今日,也不全是因為天賦、悟性!

            甄平凡暗自嘆息。

            當然,至于什么原因,段凌天沒說,他也沒問,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希望他這一次七府盛宴能殺進前三……這樣一來,他往后的路,也可以更好走!

            “殺進前三,為宗門爭取三個名額……宗門,也不會虧待他!

            “這樣一來,對他的幫助也大!

            想到這里,甄平凡又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,“不過……話說這精英組之爭,他拿到的那個令牌里面,到底是什么字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他在現場沒注入神力看上面的字,現在獨自一人,肯定偷偷看了吧?”

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    段凌天自然不會知道甄平凡離開后的想法。

            至于那枚還沒注入神力顯示出上面刻畫的字的令牌,現在已經被他拋之腦后,他現在想的,都是那至強神府的事情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楊千夜,其實突破到下位神皇之境沒多久……以他的天賦,正常來說,沒有個幾百年的時間,難成中位神皇!

            “可他卻在短短幾十年內突破了!

            “至強神府,如此強大……若是我進去一趟,出來或許就上位神皇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想到這里,段凌天雙眼放光,心中一陣激動,甚至覺得接下來的七府盛宴,都變得索然無味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不過,段凌天很快又冷靜了下來,“淡定淡定……甄長老也說了,不確定那至強神府現在是否還能承受得住中位神皇以上之人的進入!

            “要是只有下位神皇能進,我和葉英才都沒戲!

            想到這里,段凌天躁動的內心才算稍微平靜了下來,而想要完全平靜,卻幾乎不太可能。

            除非,斷掉他的希望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差點把它給忘了!

            略微平靜下來的段凌天,想到今日的七府盛宴,終于想到了那枚被他忘卻的令牌。

            先前,他就想著回來后注入神力看一下上面的文字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看看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段凌天取出令牌,神力注入。

            很快,令牌上一個字體顯現。

            下一瞬,段凌天臉上淡然,瞬間凝固,眼神也變得有些危險了起來……

            (快 快 讀 書 網W Ww.K kDsHu.C oM最新更新凌天戰尊小說,收藏本站在線閱讀。


        同類推薦:NPC的懟人日常 我真的不是弱雞 某超神學院的微笑死神 我有一氣碾鬼神 劍道通神 凌天戰尊 紫霄劍靈 洪荒之五行道尊 浮生仙界 籃壇之魔鬼分衛 無限之狩人

        大同| 定安| 吉安县| 睢县| 庐山| 内邱| 茫崖| 苏尼特右旗| 林西| 淮南| 榆次| 宁晋| 宝鸡县| 商丘| 崇武| 顺德| 吐尔尕特| 佳县| 运城| 武城| 巩留| 白日乌拉| 洋县| 阿拉善左旗| 盐津| 建湖| 乌审旗| 阳信| 沐川| 保定| 昌吉| 焦作| 常州| 政和| 郴州| 吴川| 永福| 三水| 赣州| 孟村| 孙吴| 梅县| 垦利| 淅川| 岢岚| 西充| 永清| 钟祥| 元江| 乌斯太| 大连| 寿阳| 铁干里克| 白玉| 旺苍| 横县| 彭县| 板栏| 临泽| 东沟| 大竹| 微山| 罗定| 韦州| 揭阳| 旬邑| 伊吾| 崇义| 龙胜| 大兴| 大同| 青州| 延津| 敦煌| 芒康| 密云上甸子| 昭觉| 泾县| 乌兰浩特| 恒春| 新沂| 汕头| 扶绥| 清镇| 同江| 延安| 峰峰| 德州| 周村| 海丰| 青田| 泗阳| 阿合奇| 麻城| 杜蒙| 临潼| 玛曲| ??| 峨山| 海力素| 兴平| 淄博| 阿克苏| 饶阳| 咸阳| 大庆| 安龙| 赫山区| 吉安县| 梁平| 建宁| 绥德| 房县| 涞水| 天峻| 赤水| 昌邑| 富平| 临淄| 霍州| 昌图| 安岳| 涠洲岛| 黄平旧洲| 广南| 鹤城区| 临西| 博罗| 周至| 宜城| 道孚| 隆林| 太原| 博湖| 文登| 河曲| 阿瓦提| 黄茅洲| 志丹| 曲阳| 昭平| 仁寿| 伊吾| 韶关| 丹棱| 文安| 湘阴| 鼎新| 从江| 安康| 平潭海峡大桥| 平度| 乌什| 高密| 玉田| 麦盖提| 宾县| 曲沃| 琼中| 石林| 婺源| 郧县| 呼和浩特市郊区| 沅江| 普陀| 吉林| 舒城| 唐海| 仙桃| 峨眉山| 京山| 彭县| 西乌珠穆沁旗| 彭县| 忻城| 资阳| 太湖| 中牟| 正宁| 江浦| 驻马店| 永善| 黎川| 平顺| 沿河| 扎鲁特旗| 辉南| 永修| 七台河| 珠海| 集宁| 甘德| 阿克苏| 兴安| 桦川| 香格里拉| 肃宁| 孙吴| 资阳| 登封| 静乐| 平昌| 颍上| 虎林| 南阳| 黎城| 无为| 佛爷顶| 纳雍| 全州| 渝北| 茫崖| 三门峡| 梨树| 东宁| 罗甸| 广元| 万安| 卓尼| 蛟河| 永德| 古蔺| 滦县| 武胜| 大荔| 常州| 衡山| 勃利| 奇台| 石浦| 筠连| 遵义| 丰都| 加格达奇| 嘉黎| 昌乐| 介休| 清兰| 普安| 泾源| 稷山| 麻阳| 丰南| 海宁| 井陉| 德化| 钟山| 雄县| 永宁| 晋江| 松潘| 甘泉| 兴仁| 丰南| 河南| 平阳| 安县| 长春| 宁安| 新竹县| 南木林| 白玉| 金州| 温江| 应城| 滦县| 新平| 广水| 巴雅尔吐胡硕| 西乌珠穆沁旗| 宁河| 红柳河| 武川| 松潘| 莫力达瓦旗| 贡山| 肇源| 察哈尔右翼后旗| 彰武| 七台河| 夏津| 太仆寺旗| 江孜| 诸城| 平陆| 马边| 泽库| 桓仁| 上饶县| 宁德| 抚远| 牟平| 凉山| 建平县| 涠洲岛| 句容| 尤溪| 巴塘| ??| 永平| 吴堡| 武川| 重庆| 龙门| 南昌县| 惠州| 浦口| 霍州| 色达| 金乡| 资中| 乌审召| 贡山| 阜城| 南乐| 新晃| 防城港| 铁干里克| 合江| 兴安| 三亚| 硇洲| 建阳| 盐池| 台前| 义乌| 鄂伦春旗| 皮口| 武宁| 沽源| 湘潭| 碌曲| 乐至| 庆安| 平阴| 沁阳| 吕泗渔场| 马尔康| 西乌珠穆沁旗| 利川| 美姑| 波阳| 西和| 沙河| 江城| 广德| 伊宁| 阳江| 尉氏| 云浮| 微山| 长丰| 宁洱| 广平| 新泰| 瑞丽| 和林格尔| 中卫| 石首| 吴县东山| 大新| 西乌珠穆沁旗| 东乡| 文安| 饶河| 仁怀| 内乡| 邕宁| 化隆| 潞西| 昌邑| 新化| 承德县| 富阳| 德钦| 穆棱| 柏乡| 博乐| 湟源| 泽当| 博兴| 大厂| 瓦房店| 开县| 旺苍| 沈丘| 左权| 云澳| 贺兰| 桦川| 尼勒克| 同江| 宕昌| 中江| 密山| 黄陵| 南阳| 唐河| 惠农| 拉萨